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王安石等把鐘山當作精神寄托

2013-05-13 07:27:31來源:2013年05月13日現代快報

打印 字號: T|T

 氣勢巍峨的中山陵

 

 緊挨中山門的后半山園路得名于王安石
 

  《鐘山詩文集》中收錄了從六朝至現代1600多年間,700多人歌詠鐘山的文史作品。這些人中,有很多我們熟知的古人李白、杜牧、李商隱、王安石、蘇軾、劉基……也有現當代的散文大家朱自清、黃裳……他們或者在這里驚鴻一瞥,或者長時間隱居其間。他們筆下的鐘山,會是什么樣子呢?

  現代快報記者 白雁/文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為現代快報記者 趙杰/攝

  文中楷體詩文均引自《鐘山詩文集》

  宋代宰相王安石

  隱居鐘山十幾年

  寫下一百多首

  有關鐘山的詩歌

  在與明孝陵一墻之隔的城墻內,有一條小路叫后半山園,小路的得名和宋代宰相王安石有關。

  王安石和南京的淵源很深,少年時代,他就曾跟隨在江寧府做官的父親,在這里住過一段時間。晚年,執著堅韌的他因推行變法而遭到彈劾,兩次被罷相。兩次罷相后,他都回到南京居住。特別是第二次,他在南京住了十多年,直至去世,其中大半時光隱居在鐘山之下的半山園。

  隱居南京期間,王安石曾寫下一百多首詩,其中不少流露出抑郁不得志的心態。例如,他坐在自家屋內,看到屋外因東晉宰相謝安而得名的謝公墩,有感而發:“謝公陳跡自難追,山月淮云只往時。一去可憐終不返,暮年垂淚對桓伊”。從字面看似乎是在說謝安晚年被皇帝猜忌,在抑郁中病逝,實際上,后代很多人都認為王安石是在感慨自己的不得志。

  王安石隱居期間,身邊有跟隨他的老兵,常常出去為他打酒。別人向老兵打聽起王安石的近況,老兵說:“相公每日只在書院中讀書,時時以手撫床而嘆,人莫測其意也。”

  王安石的悲劇是時代的悲劇,雖然他當初本著惠及天下的初衷進行改革,然而與他同時代的百姓并不理解他,民間甚至出現了嘲笑他的話本小說,把隱居鐘山的王安石描繪成一個不近人情的瘋子。

  明遺民顧炎武隱居鐘山

  多次祭拜明孝陵,圖謀反清復明

  說起顧炎武,很多人會想到他的《日知錄》,以及從《日知錄》一書中演化而來的“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名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顧炎武和南京的鐘山還有一段淵源。

  1644年(明崇楨十七年,清順治元年)三月,李自成率領農民起義軍攻進北京城,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檢上吊自殺。與此同時,十余萬清軍逼近山海關。駐守當地的明將吳三桂投降清軍,并帶領清兵越過山海關,對李自成的“大順”政權瘋狂反撲。農民軍未能擊退清軍進攻,被迫撤離北京。隨后,清軍進占北京,我國歷史上最后一個封建王朝清朝粉墨登場。

  清朝定都北京時,遠在昆山的顧炎武痛心不已。所幸,當時南方的一些明朝官僚,擁立福王朱由崧,在南京建立了南明政權,多少讓顧炎武看到了一線希望。1645年(清順治二年)春天,顧炎武經人推薦被任命為兵部司務,前往南京任職。此后十多年間,顧炎武不停往返于大江南北,圖謀反清復明。在這期間,他多次來到南京。每次來南京,顧炎武必去的地方是明孝陵,而明孝陵所在的鐘山也成為他寄居的地方。

  以一己之力對抗一個龐大的政權,明孝陵充當了顧炎武的強大精神支柱。他在多首詩中都寫到了祭拜明孝陵的經歷。有一年,他還在鐘山南麓“典得山南半畝居”“每過陵宮一下車”,過了一段相對安穩的日子,

  明遺民杜茶村歸葬鐘山北麓

  生前客居南京,一身傲骨不肯攀附權貴

  和顧炎武同時代,還有明朝遺民杜茶村。杜茶村的墓葬,至今仍在鐘山北麓的伊村飯店附近。雖然早在三十年前,這里就被列為市級文保單位,但知道墓址的人并不多。

  杜茶村何許人?明代古文大家方苞,在《杜茶村先生墓碣》一文中,對他的傳奇經歷有過詳細介紹。

  杜茶村是湖北黃岡人,明末為了躲避戰亂而流亡到南京。杜茶村忠誠于滅亡的明王朝,不肯參加科舉,只是寓居雞鳴山麓,專心寫詩。他的詩歌非常有名,當時南京城里的達官貴人都前往他家求詩,但頗有文人傲骨的杜茶村卻一一拒絕。

  方苞的父親與杜茶村意氣相投,兩家來往很多。

  77歲那年的一天,杜茶村敲開方家的門,告訴方苞的父親,說他快要死了,在死之前,得去維揚(今揚州)看望好友蔣先民。當天,杜茶村就渡江北上揚州,幾個月后,他竟然真的死在了維揚。

  杜茶村的遺骸運回南京后,暫時停放在僧舍。杜茶村有三個兒子,其中一個小的時候就走丟了,另一個在遠方做和尚,只有一個叫杜世濟的兒子在南京。朋友們想幫杜世濟料理喪事,為杜茶村落葬,但杜世濟堅持要親自辦理父親的喪事,眾人只好作罷。誰知道,沒過多久,杜世濟也死了。幾年后,長沙人陳鵬年擔任江寧知府,才將杜茶村安葬在鐘山之北的梅花村。

  今天,鐘山之北的杜茶村墓還在,但梅花村的地名卻早已消失。

  除了秦淮河

  除了浦口火車站

  朱自清還寫過

  南京的中山陵

  民國散文大家朱自清,曾多次游歷南京,并留下了膾炙人口的名篇《槳聲燈影里的秦淮河》和《背影》。前者寫的是游歷秦淮河的所見所聞,后者則描寫了浦口火車站與父親告別的情景。

  其實,朱自清描寫南京的文字不止這些,《鐘山詩文集》中就收錄了朱自清描寫中山陵的一段文字。朱自清筆下的中山陵是什么樣子呢?

  “南京的新名勝,不用說,首推中山陵。中山陵全用青白兩色,以象征青天白日,與帝王陵寢用紅墻黃瓦的不同。假如紅墻黃瓦有富貴氣,那青琉璃瓦的享堂,青琉璃瓦的碑亭卻有名貴氣。從陵門上享堂,白石臺階不知多少級,但爬得夠累的;然而你遠看,決想不到會有這么多的臺階兒。這是設計的妙處。德國波慈達姆無愁宮前的石階,也同此妙。享堂進去也不小;可是遠處看,簡直小得可以,和那白石的飛階不相稱,一點兒壓不住,仿佛高個兒戴著小尖帽。近處山角里一座陣亡將士紀念塔,粗粗的,矮矮的,正當著一個青青的小山峰,讓兩邊兒的山緊緊抱著,靜極,穩極。譚墓沒去過,聽說頗有點丘壑。中央運動場也在中山陵近處,全仿外洋的樣子。全國運動會時,也不知有多少照相與描寫登在報上;現在是時髦的游泳的地方。”

  朱自清所說的全國運動會,指的是1933年10月10在當時的中央運動場,即今天南京體育學院所在位置召開的第五屆全國運動會。

  那次運動會有33個單位參賽,運動員達到了2000多人。比賽中涌現的體育明星,有來自遼寧的短跑運動員劉長春,還有來自香港的游泳選手楊秀瓊,她囊括了50米、100米自由泳、100米仰泳、200米俯泳全部冠軍,獲得“魚美人”的美稱。

相關文章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