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開國上將王建安、中將王近山都是元朝蒙古王爺后代

2019-05-25 20:27:16來源:王姓源流

打印 字號: T|T
     湖北紅安縣的幾位王姓開國將軍如王建安上將、王近山中將、王吉文(解放濟南時犧牲)有蒙古血統,是元朝蒙古王爺也先不花的后代。  王建安是紅安縣永佳河鎮人,王近山和李先念、陳錫聯、胡奇才等一樣都是紅安高橋鎮人。王建安和王近山將軍屬于同宗,王建安比王近山輩分要大,他們性格直率,桀驁不馴、戰功巨大。
  先祖蒙古王爺也先不花是蒙古克烈部人,其原始先祖為蒙古怯烈氏昔剌斡忽勒,兄弟四人,當元太祖成吉思汗地位尚未顯赫時,已與之深自結納,后兄弟四人皆率部屬歸順了成吉思汗。太祖對他們另眼相待,命為必阇赤長(管理中央文書的官)。昔剌斡忽勒早逝,其子孛魯歡入宿衛。憲宗(1251)即位,拜中書右丞相,遂專國政。賜真定府束鹿縣(河北省石家莊市辛集市)為其食邑。食邑,是中國古代諸侯封賜的田邑(包括土地上的勞動者在內),又稱采邑、采地、封地。可世代以采邑為食祿,故稱為食邑。
  至元元年(1264),孛魯歡以黨附阿里不哥論罪伏誅。子四人,長子也先不花襲其職,為必阇赤長,后為真金太子之傅。至元二十三年(1286),拜云南行省平章,立路府州縣六十余所,邊境以守。大德二年(1298),遷湖廣行省平章。八年,遷河南行省平章。九年,拜湖廣行省左丞相。卒于任。
  元朝滅亡后,其孫君用不愿意為明朝詔用,率領族人定居麻城仙居里,即今湖北黃岡市紅安縣桃花鎮沙河村,這個顯赫幾世的蒙古王族根據其先祖的爵位改姓王。
  在清代《黃安縣志-氏族》里就有關于紅安沙河王姓的記載:“沙河王勝,始祖百大,曾為元代官“百戶”,其孫也先不花表封“提領王”,平章黃州路兼封邑桃花,遂居黃安,卒贈“恒陽王”,子孫因以王爵為姓。今仍多居于桃花一帶,散居城關、高橋、二程等地”。
  意思是清代沙河鎮的王勝(王建安、王近山的同族),其始祖曾被封元代的百戶,他的孫子也先不花被封為提領王,封邑在桃花鎮一帶,死后封恒陽王,由于蒙古族沒有姓氏,他們逐步漢化后就以祖先的爵位為姓,姓王。
  現今紅安縣王姓集中在桃花鄉和高橋河鄉一帶,其中桃花沙河村、曲陽畈一帶為王姓的集中地,人口約萬人。
  所以,王建安和王近山將軍其原始先祖為元朝末年的也先不花。  
  王建安祖先是蒙古人可見這篇新聞報道:
  “在紅安永佳河鎮沙河村東路邊,有幾株高大的白楊樹,虬枝茂葉下掩映著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這是我國開國上將王建安的故居,也是將軍縣紅安發展紅色旅游的又一亮點。院子身后,倒水河畔,鑲嵌著一座寬敞亮潔的候船亭,長約40米的水泥臺階緩緩伸入水中……,將軍渡與故居風雨相伴數十載后展現出颯颯英姿。近日,筆者有幸走訪了這道渡口,聆聽當年老船工對往事的追憶和當地群眾對現實的述說,真切地感受到“將軍渡”發生的巨大變化。”
  “老船工王平元告訴筆者,將軍渡有著許多鮮為人知的故事。將軍渡,也叫王氏義渡,是紅安縣遠近聞名的古渡。相傳700多年前,沙河村人祖先--蒙古韃靼族人從大草原遷徙到這里,因久居河邊又不習水性而重視設渡,遂發動氏族各戶捐錢捐物建立起一道義渡。后來族人逐漸漢化,均改為姓王。至今,沙河灣百戶人家及附近方圓數十余里,百姓也多王姓。隨著時間推移,王氏義渡在倒水河流域也就家喻戶曉。土地革命初期,16歲的王建安仇恨地主王少山欺壓,燒其宅院,連夜渡過倒水跑到武漢參加了紅軍。從農民武裝爭到黃麻起義,從反“圍剿”到鞏固鄂豫皖革命根據地,紅軍隊伍經常乘渡東西穿插與敵人展開戰斗,在這倒水一帶,家家有紅軍,戶戶有烈士。暗淡了刀光劍影,隱沒了槍炮轟鳴,新中國成立后,時任湖北省委書記的李先念對該渡口批示道,“王氏義渡為紅軍做出過重大貢獻”。古渡依舊,江水滔滔,為紀念曾在這抗戰的將軍和烈士,當地群眾將這一渡口親切地稱為“將軍渡”。 將軍飛渡處,后人緬懷情。2007年渡口達標改造的春風吹進了這片寧靜、安詳的村落。曾擁有全縣第一條杉木船的將軍渡,在交通海事部門幫扶下,再現生機。昔日坎坷不平的沙土碼頭鋪上了整潔的水泥地面,碼頭兩岸修建起漂亮的候渡亭,河水靜流,草木獻綠,人文景觀與自然景觀有機融合,相映生輝。”
  上面的新聞清楚地說明,王建安和同族王近山都是蒙古士兵的后代。
  目前這一帶方圓20里的百姓仍然保留著部分蒙古文化,如紅安蕩腔鑼鼓,刺繡等等。
  下面的新聞報道也從側面證明王氏的蒙古族出身:
  紅安近代流行過的滴水床上的帳沿圖案與當代蒙古族裝飾品的圖案相仿,童帽與紅安沙河古墓中出土的帽、衣領上的云圖、禽獸圖案極為相似。以紅安永河鎮轄的沙河村為中心的王氏族人,祖先也先不花是韃靼族人,今統稱蒙古族。上三代皆在元代被誥封為左丞,元末明初隨軍南下定居沙河,繁愆至今有萬余后裔。留有系馬樁柱石,八十余斤重的大刀及古墓群等文化遺物。系馬樁、大刀等至今保存完好,唯古墓于六十年代初大部份被毀。上述古墓中的圖案就在此時面世。從相距六百余年的圖案相似的情況,不難看出,紅安刺繡藝術中汲取過北方文化的營養。
  紅安蕩腔鑼鼓是紅安縣獨有的一種表演形式,其樂器有三吹七打10種。三吹即:長號、兩只鎖吶;七打即:鑼、鈸、鼓、馬鑼、車官(小鈸)、小鑼、鐺鑼。表演時吹、打、唱俱全。解放前屬紅安地方流傳最廣的一種民間文藝表演形式,當時全縣表演班子不下百套。但現在幾乎滅絕。
  蕩腔鑼鼓有如下藝術特色。
  一、源遠流長:系元朝由韃靼(蒙古)人傳入紅安,流傳至今。元末,元代湖廣行省左丞相也先不花(也先不花系元代蒙古王爺)之孫君用率兵歸順朱元璋,明朝建立后君用及其部眾兵士被朱元璋安置在其封地麻城仙居里(黃安建縣仙居里劃入黃安)沙河一帶,并因為其當過蒙古王爺賜漢姓"王",(紅安桃花高橋城關鎮一帶"王"姓皆為蒙古貴族也先不花后代)至今繁衍有29代, 蕩腔鑼鼓是蒙古人融入紅安的珍貴文化遺存,可惜瀕臨滅絕.
  二、蕩腔鑼鼓表演形式有別于任何地方的吹打樂:大鑼、大鼓、大鈸、長號伴隨10名男子漢邊吹邊打邊唱,氣勢雄渾、其唱詞描述古代戰場的居多。描述民間生活的也最俱紅安山區的生活區氣息。
  三、蕩腔鑼鼓文化內涵十分豐富:唱詞的格律多屬樂府詞牌及宋、元朗讀詞牌如“清平樂”、“風入松”、“水龍吟”等等,其內容及宮廷、民間生活方方面面,各種場合都有專用曲目:如祭祀的有《大朝賀》,新婚的有《畫眉席》、慶壽的有《壽筵開》等;其曲譜凝聚了古典音樂五聲音階的精華,它先于中國戲曲數百年,而如今的京劇、漢劇、楚劇所用的吹奏、打擊樂曲譜都可從此蕩腔鑼鼓中找到它的先天。
  四、蕩腔鑼鼓含有極高的人文歷史方面的研究價值,如蒙古人入主中原、定居紅安繁衍子孫對將軍縣——紅安文化特別是紅安將軍文化的影響等等。

世界王氏網版權及免責聲明:

1、凡世界王氏網所有作品、圖片,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違反前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世界王氏網)” 的作品、圖片,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謝謝!

本網總機:0593-7639088,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QQ郵箱:1173471839 網易信箱:[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