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習近平在寧德(三)主政寧德時就展現出高瞻遠矚的戰略思維

2019-05-28 09:42:14來源:人民網學習時報

打印 字號: T|T
     采訪對象:李育興,1943年11月生,福州市人。先后擔任福安縣委書記、寧德地委委員兼秘書長、福建省委副秘書長兼省委黨史研究室主任、辦公廳主任。
 
     采 訪 組:田玉玨 薛偉江 李 政
     采訪日期:2017年6月8日
     采訪地點:福州市芳沁園
 
     采訪組:李主任您好!您和習近平同志先后在寧德和省里共事的時間比較長,請您介紹一下大概的情況。
 
     李育興:從習書記1988年6月來寧德到他2002年10月離開福建,15年間我以不同身份在他領導下開展工作,大致分為四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從1988年6月到1989年12月,我當時是寧德地區福安縣委書記。第二階段是1989年12月到1990年5月他離開寧德去福州前,我是地委秘書長、地委委員。第三個階段是1996年3月到1998年5月,他任省委專職副書記,按照福建省委辦公廳的慣例,一個副書記配一個副秘書長,因為我在寧德當過他的秘書長,所以就讓我來當他的副秘書長。1998年3月,我任省委副秘書長兼辦公廳主任,繼續跟了他一段時間,直到1998年5月。那之后,雖然不再一對一為他服務,但他還是省委辦公廳服務的重要領導。第四個階段是從1999年8月到2002年10月。在此期間他從省委副書記升任省長,我作為省委副秘書長、辦公廳主任,因工作關系,與他仍有較多聯系。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1988年到寧德任地委書記,請您介紹一下當時寧德的大致情況。
 
      李育興:當時寧德比較落后,是全國集中連片貧困地區之一,9個縣之中有6個是貧困縣。我國沿海地區都比較開放,經濟比較發達,只有寧德不是,所以又被稱為“沿海地區黃金地段的斷裂層”。原因有兩個:一是地理條件不好,山多田少;二是交通不便,只有一條104國道,雖然有很好的港口如三都澳、賽岐港,但沒有對外開放。
 
       習書記剛到寧德時,我感覺他少年老成,年紀不大,但非常穩重成熟、平易近人,不論面對領導干部還是基層群眾,他都非常熱情真誠。
 
      采訪組:我們了解到福安是習近平同志當時的掛鉤點。他是如何指導福安經濟社會發展的?
 
      李育興:當時福安縣的經濟和地位都比較特殊,它的發展變化可以說是寧德發展變化的一個縮影。
 
      福安縣是習書記的掛鉤點,這既是歷史的機緣,也有其必然性。一是福安的歷史地位比較重要。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全國有八大革命根據地,閩東蘇區是其中之一,而閩東蘇區的首府就在福安縣柏柱洋村。解放后,福安是專區,專員公署就駐福安縣,后來遷駐寧德縣,1971年改名寧德地區。二是福安的地理環境特殊。福安有山有水,山海兼備,被稱為“八山一水一分田”“海闊岸長灣多港好”。賽岐港在解放前被稱為“小上海”,經濟比較發達。福安還是閩東的水陸交通樞紐,104國道貫穿福安。三是社會特點很突出。福安的社會特點是老、少、邊、島、貧、教(宗教),這也是閩東的特點。把福安作為掛鉤點,對于指導整個閩東的工作具有示范作用。習書記在福安縣有3個聯系點:坂中畬族鄉是民族鄉聯系點,社口鄉坦洋村是黨建聯系點,賽岐鐵合金廠是企業黨建聯系點。
 
      習書記指導與推動福安工作,首先是推動福安縣經濟社會發展思路的轉變。過去閩東比較落后,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閩東沒有一個經濟中心,也就談不上經濟中心的輻射影響作用。當時寧德有三大熱門話題,一是開發三都澳港口,二是修建福溫鐵路,三是建設中心城市。這三個話題其實和福安縣都有關系,因為賽岐港出去就是三都澳,福溫鐵路也通過福安縣,尤其是建設中心城市,當時考慮最多的就是福安的賽岐港。這個想法上世紀80年代初就有了,也經過幾次論證,主要考慮到賽岐港地處閩東的中心,是水陸交通的要道,已經是物資的集散地,還有一些重點企業在那里。1987年8月,福安縣召開了一個賽岐港中心城市研討會,編制了賽江新城遠景總體規劃,還請南京設計院規劃師來搞設計。1988年5月,賽岐經濟開發區已經批下來了,省計委、建委等部門都很支持賽岐經濟開發區的建設。
 
       習書記一到閩東就立刻沉下去調研,大概一個月時間,跑了9個縣區、13個鄉鎮、18個村、12家工廠電站及學校。深入調研之后,他說:“閩東有這三個話題是好事,表明閩東人民認識自然的能力有了提高,讓外界認識這三件事的意義是必要的。但我們的立足點不能放在這上面,可能性和必要性不等于就是必然性。事關地區發展戰略全局的決策,要充分考慮到國情省情區情,不要把近期內難以實現的發展目標超前化。當前重要的是抓好中短期的工作。”他還強調:“閩東走什么樣的發展道路關鍵在農業、工業這兩個輪子怎么轉,我們窮在‘農’上,也只能富在‘農’上。”他深入調研之后,對閩東發展有一個很清晰的思路,感到這三個愿望是閩東的長期工作,現在搞不現實,“一夜暴富”的思想也行不通。
 
       面對福安縣的發展思路問題,習書記作出了深刻思考。1988年10月4日,習書記在賽岐鎮主持召開賽岐經濟開發區現場辦公會,會上他認真聽取開發區包括中心城市的規劃情況以及歷史上的來龍去脈等匯報,并做出指示。根據習書記的多次講話精神,福安縣委縣政府制定了“東西兩個口、南北一條線、三點一線帶全縣”的區域發展戰略。“東西兩個口”,即東面是賽岐,西面是穆陽;“南北一條線”,就是104國道;“三點”就是賽岐、穆陽和韓陽鎮。提出了“從打基礎抓起、建基地上見成效、立支柱上突破、抓兩通上搞活、重軟件上取勝”的經濟社會發展戰略。提出處理好“五個關系、五個同步”,即處理好治理整頓與改革開放、治理整頓與經濟發展、治理整頓與加快脫貧致富步伐、當前與長遠、局部與全局這五個關系。以后的實踐證明,福安縣的區域發展戰略和經濟社會發展戰略及采取的措施是正確的,這些措施都有力推動了福安縣“兩個文明”建設發展。
 
      習書記十分重視和支持賽岐經濟開發區建設。他在賽岐經濟開發區現場辦公會上,肯定了開發區發展的指導思想,并進一步就實施原則、開發步驟提出意見,還現場解決了很多問題。當時辦公會確定了兩件事:一是把開發區建設列入地委行署的重要議事日程,定期研究;二是調整充實地區協調指導小組,涵蓋地委行署主要部門、主要領導,體現了地委行署對開發區的重視。習書記還幫助開發區解決了幾個重要問題,比如給開發區第一期建設用地400畝,這在當時是很難批的;幫助解決建設經費、外來落戶戶籍指標等。落戶指標主要用來吸引外地人到賽岐參與開發建設。我們好幾次到浙江去聯系招商引資,把那邊的企業家能人引到賽岐來,這就需要落戶指標。
 
      采訪組:請您介紹一下習近平同志是如何關心指導福安其他工作的?
 
      李育興:我主要介紹一下習書記對福安老區工作、少數民族工作、宗教工作等的關心和指導。
 
      1988年7月,習書記剛到閩東兩個月,就輕車簡從去了福安兩個地方。一個是甘棠鎮觀禮基點村,革命時期這里曾是安德縣蘇維埃政府和中共安德縣委所在地,從1934年到1938年4年間,先后有八任縣委書記為革命壯烈犧牲。另一個是溪柄鎮柏柱洋斗面村,這里曾經是閩東黨組織、蘇維埃政府工農武裝組織的誕生地,也是閩東獨立師的發源地。習書記一來就走村入戶看望慰問“五老”(老地下黨員、老游擊隊員、老接頭戶、老交通員、老蘇區干部),在斗面村還講了話。習書記在寧德工作兩年期間,經常到老區、基點村(即革命基點村,是指革命戰爭年代特別是土地革命時期,位于國民黨反動力量統治薄弱地區的邊遠山區農村,村民曾在共產黨領導下斗地霸、懲腐惡、抗捐稅、分田地,做出了重要貢獻和巨大犧牲)調查研究,時刻不忘曾為革命、為祖國流血犧牲的老區人民。
 
      另外,寧德是福建省民族工作的重點地區,畬族一共有16萬多人,占全國畬族人口的40%,占全省畬族人口的70%。福安縣畬族人口有5.75萬,占全縣人口11.6%左右,是全國畬族人口最集中的縣。福安縣本身所轄22個鄉鎮,其中有19個都有畬族分布,而純畬族的村莊有721個(包括自然村)。習書記剛來寧德工作時就強調民族工作的重要性。1989年1月17日,他在地區民委第七次委員會議上作重要講話。《擺脫貧困》一書中,好幾篇文章談到畬族的經濟、畬族村的工作情況。習書記還把福安縣坂中畬族鄉作為他的民族鄉聯系點,經常深入下去調研。
 
      我講一個事例。1989年初,他到坂中鄉大林村調研,村口有一個大林小學。這個小學是一間只有兩個小窗戶的土坯房,全校4個年級47個學生就只有這一間教室、一個老師,所以每次一個年級只能上十分鐘課。習書記看了心情很沉重,回去以后馬上委托寧德軍分區政委趙文法為大林小學送去了各種生活學習用品,包括書包、鉛筆盒、鉛筆以及衣服等。后來習書記還給大林村籌措了專項資金,建了一個兩層樓四間教室的新學校,實實在在為畬族村教育做了件大好事。習書記就是這樣一個人,一邊調研一邊幫助解決實際困難,而且狠抓落實。
 
      還有就是宗教工作。寧德是福建省宗教工作的重點地區,整個地區有1440多座寺觀教堂,宗教徒15萬人左右,是全國天主教地下勢力活動比較活躍的地區,也是當時新建亂建寺廟教堂較為嚴重的地區之一。福安又是天主教工作的重點縣,全縣有10個宗教工作重點鄉鎮,有34個開放的天主教堂口,整個地區信教群眾多、分布廣,情況比較復雜。在充分調研基礎上,1989年10月31日,習書記在福安主持召開宗教工作座談會,首先聽取福安縣近一兩年宗教工作情況的匯報,對當時天主教情況和存在的問題作了全面分析,并就加強天主教工作提出重要意見。習書記強調:“要尊重和保護宗教信仰自由,要保護合法、正常的宗教活動,限制和取締非法的宗教活動。”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當時為什么能夠對福安進行那樣具體的指導呢?
 
      李育興:習書記之所以能夠對福安的工作進行具體指導,主要是他在福安進行了深入扎實的調研。他擔任寧德地委書記和省委副書記期間,經常到福安調研,我能回憶出的就有以下這些:1988年7月,先后到甘棠鎮觀里基點村、畬族人口占60%的洋畬村、連家船民最多的甘坪村,還有溪柄鎮柏柱洋斗面村調研。1988年10月3日到5日,習書記陪同時任省委書記陳光毅到福安縣調研賽江沿岸的綠竹帶和坂中鄉民族實驗小學等。1988年11月,到坂中鄉民族實驗小學調研。1988年至1990年5月,4次到社口鄉坦洋村調研。1989年初到坂中鄉大林村調研,還有1989年1月1日到2日陪同時任省長王兆國到福安調研。1988年7月到1990年5月,他先后3次到范坑鄉調研,其中兩次去了毛家坪特困村。范坑鄉是寧德4個特困鄉之一,而且是福安最北邊的地方,毛家坪特困村又特別貧困,有一次還是冒雨在那里調研。1989年11月到上白石鎮不老村調研。1996年8月6日,到賽岐鎮泥灣村、灣塢鄉徐江村指導抗災與重建家園工作。1997年6月6日到上白石鎮鄭家山村調研閩東脫貧致富奔小康。這次調研,他給鄭家山村題詞“積極探索山鄉脫貧致富奔小康的新路子,贈鄭家山黨支部”,并在這次閩東調研中提出:“要把解決群眾的脫貧安居問題作為重中之重,做到真扶貧、扶真貧。”1996年6月,到福安畬族經濟開發區、康厝畬族鄉東山畬村調研。
 
      采訪組:請您談談福安縣當時都有哪些具體變化。
 
      李育興:具體有以下幾個方面的變化。
 
      一是大力發展經濟,即“打基礎、建基地、立支柱、重軟件”。打基礎的目的是為了改善投資環境,比如1988年6月動工建設賽岐大橋,1990年10月1號通車;建設甘棠22萬伏變電站;建設下白石三千噸級雜貨碼頭;建設羅江萬噸自來水廠;安裝4千門程控電話;完成灣塢6千畝圍墾工程等。“建基地”是在農業上抓了“八個基地”建設,有黑荊樹、綠竹、茶葉、水果、水產等項目,形成規模效益。“立支柱”主要是抓好食品工業“五條龍”,將韓陽鎮的電機電器進一步成龍配套,抓好賽岐鎮的打火機專業化和社會化生產。“重軟件”就是制定了各種政策以及“三來一補”等優惠政策。
 
      二是加強領導班子和隊伍建設。習書記到寧德后,很重視抓黨的建設特別是干部隊伍建設。當時福安縣正對縣里的機構進行“消腫減肥”,全縣撤銷合并非常設機構47個,增強職能部門的效能。根據“四化”條件調整班子,調整了10名正局級及20名副局級干部。在廉政建設方面,遵照地委和習書記指示,清理干部職工違法違紀占地建房4000多戶,罰款87.3萬元,清退縣直機關干部有私房占公房295戶、747間,還收回長期拖欠公款159萬。
 
      三是為老百姓辦實事好事。我前面講到,習書記很重視教育,身體力行。為了解決當時福安教育上的困難,我們籌措了1000多萬資金,用其中100多萬為福安一中建了一座教學大樓,還對全縣228所小學進行改造新建工作。
 
       四是重視聯系點建設。在習書記的關心和重視下,他的3個聯系點都成為1990年寧德地委工作會議上的先進典型:坂中鄉作“畬族之變在于加強村組織建設”的介紹;社口鄉坦洋村作“坦洋上富路,黨建下功夫”的介紹;賽岐鐵合金廠作“發揮整體政治優勢,促進兩個文明建設”的介紹,反響都很好。
 
      應該說,當時福安縣在黨的建設、經濟建設、社會建設和精神文明建設等方面取得的成績和變化,都是與寧德地委行署的正確領導特別是習書記的關心指導分不開的,同時也是福安人民發揚習書記倡導的“滴水穿石”精神、老區精神、艱苦創業精神的結果,是福安人民增強“弱鳥先飛”意識、解放思想、敢為天下先、勇于開拓的結果。這些,正是習書記所期望的。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在任期間,對寧德的綠色生態建設有哪些重要論述?采取了哪些具體舉措?
 
      李育興:那時候的閩東,森林覆蓋率與綠化程度均低于全省平均水平,森林砍得多造得少,森林赤字多達30萬立方米。還有340多萬畝宜林荒山尚未綠化,近50萬畝林地尚未改造。但因為當時人們溫飽問題還未徹底解決,所以不少人的生態意識還不強。可習書記卻十分具有前瞻性,他在1990年4月發表的《走一條發展大農業的路子》一文中強調:“要注重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統一,把農業作為一個系統工程來抓。”“有的地方開創‘綠色工程’,這就是一條好經驗。所謂‘綠色工程’,就是依托荒山、荒地、荒灘,發展開發性立體種植業,實行集約經營,專業協作。”
 
      1989年1月,他在《閩東的振興在于“林”——試談閩東經濟發展的一個戰略問題》一文中指出:“在閩東這樣一個貧困地區,山林資源是一個重要的優勢。”“什么時候閩東的山都綠了,什么時候閩東就富裕了。”他還指出:“林業有很高的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比如森林能夠美化環境,涵養水源,保持水土,防風固沙,調節氣候,實現生態環境良性循環等。從特殊的意義上理解,發展林業是閩東脫貧致富的主要途徑。”
 
       在習書記提出的明確指導思想下,閩東開始繪制一幅林業振興的藍圖,就是苦戰7年,確保1995年實現荒山綠化任務。他還要求穩妥扎實抓好完善林業責任制和健全林業經營機制。如今,閩東的荒山已經遍植綠樹,綠色工程惠及千家萬戶。抬頭看看漫山遍野的青翠,就總是能想起當年習書記滿懷信心的寄語。
 
      采訪組:從您親身經歷來講,習近平同志還有哪些與眾不同的發展思路和舉措?
 
       李育興:習書記在福建工作期間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有這么三條。
 
      一是樹立先進典型,以其示范作用來推動全局工作。1989年2月23日,習書記把8位農民請到寧德,給地區機關副科級以上干部介紹經驗。他親自主持報告會,逐個進行點評,肯定這8位農民的做法和經驗并號召大家向他們學習。地委工作會議上,搞了一個典型材料匯編《滴水集》,里面涵蓋了71個典型人物和先進集體。習書記親自為《滴水集》寫序,講了這樣幾層意思:首先是滴水可穿石。他寫道,“改革開放這十年,閩東的各項事業取得了巨大成就,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和精神面貌發生了深刻變化。這些成就和變化是來之不易的,是閩東人民在黨的領導下,艱苦奮斗、辛勤工作的結果,它凝聚著廣大群眾干部的心血,體現著滴水穿石的精神。”再就是滴水能夠映出太陽的光輝。他寫道,“在獲取成就和推動變化的過程中,閩東人民的先進分子起著重要的作用。他們當中,有靠勤勞起家、科技致富的新型農民;有精明開拓、活躍在商品經濟舞臺上的企業家;有辛勤耕耘、幾十年如一日的山村女教師;有把窮山溝引上致富路,樹立了黨的光輝形象的‘戰斗堡壘’等等。在他們身上展示了‘不恥落后,意氣奮發,放膽開拓,爭先創優’的閩東風格。”他又講道,“滴水聚成的涓涓細流,將匯成江河奔騰向前。《滴水集》的匯編,旨在謳歌時代精神,弘揚社會正氣,發揮英模人物和先進集體的典型示范作用,將艱苦創業精神發揚光大,成為推動閩東各項工作的巨大力量。”
 
       二是具有高瞻遠矚的戰略思維。他往往能夠在務實的基礎上把眼光放長遠,以大氣魄、大胸懷來規劃全局。作為一方的領導,他不僅抓大事,而且作決策、干工作非常注重符合客觀實際。比如在寧德,習書記一方面肯定各地有發展思路和舉措是好的,體現的是干事的精神,另一方面又對那些不符合實際的想法適當“潑涼水”,讓干部群眾意識到急于上大項目是不切實際的,“抱個大金娃娃”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他當時在閩東的一個戰略思維,就是因地制宜發揮資源優勢,發展好農業和工業,把近期和短期的事先抓好,既要有“滴水穿石”的精神,謀長遠的發展,又要有“弱鳥先飛”的意識,發揮自身優勢,著力跨越發展。從他發表在《擺脫貧困》一書中的文章就可以看出,他當年對閩東的發展思路是非常清晰的。
 
       1992年,習書記在福州提出“3820”工程,制定了福州3年、8年、20年的發展規劃。作為一個福州市委書記,會考慮20年的發展,這充分體現了習書記立足長遠、放眼全局的戰略思維。
 
       縮小山區與沿海地區的發展差距,提高全省綜合競爭力,加快建成海峽兩岸繁榮帶,是福建歷屆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視的一個重大問題,其根本途徑在于實現山海聯動發展。1998年初,在時任省委副書記習近平領導下,我們組織全省9地市、55個省直單位進行8個月的調研活動,提出了意見與建議。1998年11月召開的福建省委六屆九次全委會上,通過了兩個決定,一是進一步加快山區發展的決定,二是進一步加快發展海洋經濟的決定。在習書記領導與總策劃下,撰寫了《展山海宏圖,創世紀輝煌——福建山海聯動發展研究》一書,從理論與實踐的結合上,對山海聯動發展的戰略選擇、目標定位、實現途徑等進行明確闡述,便于指導和實際操作。書中關于“加速推進山海協作的戰略構想”的實施步驟,分3個階段共12年時間實現,每個階段都有主要目標任務及要求,考慮得十分全面,策劃是高瞻遠矚的。
 
      習書記任省長以后,還提出了建設生態省的理念,在充分調研基礎上請專家進行論證,他還親自到北京去匯報情況,中央有關部門作出了批復。如今,生態建設已經成為熱門話題,而早在十幾年前,習書記就已經展現了他的前瞻性和預見性。
 
       三是具有開拓精神,注意工作效率和成效。他任省委副書記時,分管統戰工作,有兩項工作很有開拓性:一項是召開統戰工作聯席會議。當時,省四套班子中與統戰工作有關系的部門、團體近10個,常發生政出多門、各自為政的現象。從1996年至1999年4年間,習書記共主持召開了10次統戰工作聯席會議,避免了工作重復安排或互相扯皮現象,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和成效,反響很好。還有一項是開展省海外聯誼活動。習書記分別于1997年12月、1998年9月、1999年7月,在深圳或珠海召開香港、澳門地區顧問、理事擴大座談會,探討新形勢下福建如何面對挑戰和機遇,每次都有100多人參加,加強了閩港澳經濟文化合作交流。這樣開會大大節省了港澳同胞往返時間,也大大提高了座談會的參與度,深獲港澳同胞贊譽。
 
      采訪組: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在日常生活中給您留下了哪些深刻印象?
 
      李育興:習書記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親民。他到閩東就講“治政之要在于安民,安民之道在于察其疾苦”,并提出“四下基層”的工作制度。他認為只有到基層去調研,才能知道人民的疾苦,才能聽到群眾的呼聲和盼望,了解群眾的思想和困難。一到閩東,他就到基層了解情況,他對老區少數民族群眾更有感情。調離閩東的時候,他專門到掛鉤點福安縣和工作條件最艱苦的壽寧縣,以及3個聯系點去告別,這充分體現了人民群眾在他心目中的位置。
 
       習書記非常尊重和關心老同志,不論在什么地方工作,都時常去看望老同志,對老同志噓寒問暖,老同志有什么困難都盡力幫助解決。福建省老區辦主任對我講過,習書記調離福建的時候,還不忘通知老區的老同志來一起吃個飯,敘舊、談心。這其中,習書記跟項南同志的友誼令我印象尤其深刻。項南同志思想很解放,習書記非常尊重他,一有機會就向他請教。習書記最后一次見項南,剛好是我陪他一起去的。那是1997年11月10日。這之前,我隨習書記到印度出訪,9日回到北京,10日下午他就叫我陪他去看望項南同志。我們到了以后,看到項老西裝革履,精神矍鑠,原來是當天晚上他要參加兩場與全國扶貧基金會有關的接待活動。項老看到習書記非常高興。習書記給他介紹出訪情況、福建情況,兩個人談興很濃,一直談了一個多小時,最后,項老還一直把我們送到電梯口。結果萬萬沒想到,項南同志就在當天晚上10點半心臟病突發去世了。他們兩人超越年齡的友誼令人感動,這份友誼的根基就在于兩個人對黨和國家、對人民群眾的一片赤誠之心。
 
      習書記對基層干部非常關心。習書記跟福安縣坦洋村支部書記劉少如關系很好,有一次他到寧德調研,聽說劉少如生病住院,他就到醫院里去看望劉少如,還交待醫生要認真治療。劉少如的孩子劉志勇到福州去見了他好幾次。劉志勇回憶說:“1989年7月,我有幸與習書記一起參加全省黨建研討會,一周的接觸中,他總是令人感覺那樣的隨和友善,極具親和力,促膝交談中雖言語平淡,我卻能時時感受到他寬廣的胸懷和崇高的思想境界。”劉志勇說,習書記教導他要干正事,走正道,樹正氣。1997年到2000年,習書記還曾兩次接見他,每次見到他的第一句話就是“農村的朋友,你來了!”劉志勇有一次向習書記反映福安準備開發白云山旅游項目的事情,習書記立刻放下手中的一切事,認真看完劉志勇帶來的項目報告。他從不覺得自己是領導干部,都是把自己放到人民公仆的位置上,和老百姓交朋友,為人民盡心盡力干實事。
 
       習書記非常平易近人,從不擺架子,但他對干部的要求很嚴,如果干部做得不好,他就會嚴肅認真地批評。不管是在寧德還是在省里,他都很注重講究領導藝術和工作方法。
 
      習書記為官清廉,崇尚節儉。他在地委大院的辦公室陳設很簡單,從他來到走都沒有改變過,他坐的車也是舊車。習書記的廉明還體現在他對家屬要求很嚴格,在寧德時,彭麗媛老師來,很多時候大家都不知道。他講的幾句話閩東人至今都還記得:“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你發財就不要想當官,當官就不要想發財。”“莫伸手,伸手必被捉。”這些告誡避免了不少干部犯錯誤。
 
       采訪組:請您談談習近平同志主政寧德的經歷,對他人生發展以及治國理政思想的形成有哪些影響?
 
      李育興:總體來說,習書記主政寧德的兩年是他人生的重要節點,寧德是他治國理政思想的重要形成地和實踐地。我感到,這其中有以下四個原因。
 
      一是閩東獨特的地理條件。閩東有山有海,是他接觸山海的開始,山區怎么發展,海洋怎么發展,山海如何協作發展,如何念好“山海經”,給他提供了不少實踐的樣本。
 
     二是閩東獨特的區情。“老、少、邊、島、貧、教(宗教)”,閩東方方面面都涵蓋了,為他日后處理類似問題積累了經驗。在閩東的工作經歷,也讓他對老區的歷史、老區的精神、老區的貢獻、老區的犧牲有了更深刻的感受,使他更加重視老區工作與老區的發展。閩東畬族的現狀與困難,畬族的特點,畬族同胞對革命的貢獻,會加深他對畬族同胞的感情,寧德的經歷對他如何指導發展民族地區經濟、文化,如何加強民族團結提供了很好的經驗。閩東作為全國18個連片貧困地區之一,貧困群眾的困難及期盼,習書記了解得十分清楚,如何帶領他們擺脫貧困是習書記主政寧德兩年的一項主要任務,這方面的思路、實踐、成效及經驗,他已在《擺脫貧困》一書中作了分析和總結,對他以后在各級領導崗位上如何帶領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提供了很好經驗。閩東的宗教工作突出,當時是宗教地下勢力活動比較活躍的地區之一。習書記多次專題調研宗教工作,并采取了不少措施。閩東的工作經歷,使他對宗教工作的復雜性、艱巨性、長期性有了深刻的認識,同時對宗教政策及如何做好宗教工作有不少認識與體會。
 
三是當時獨特的“時、勢、位”。1988年到1990年,正是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時機,又是經濟上治理整頓的時機,同時也經歷了“1989年政治風波”,所以“懂形勢,知全局,明精神”很重要。習書記把握整個全局和形勢,將中央精神同寧德本地實際結合起來,審時度勢做好工作,這是非常不容易的,這也成為他從政生涯中一段難忘的經歷。
 
四是獨特的使命。習書記主政寧德后,擔子重了,責任大了,管理寧德地區9個縣,既是鍛煉,又給了他發揮作用、有所作為的空間。我感到寧德工作給他很多啟示,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是謀全局,一個是謀萬世。“不善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不從全局考慮很難做好當地工作;“不善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不考慮長遠的發展,就很難對當下的發展有清晰的思路。所以習書記的發展思路都考慮得很全面、很長遠。
 
我在習書記身邊工作的那段歲月雖然已經過去很久了,但從他身上學到的知識、修養、工作方法,讓我一生受用不盡。他不僅是我的領導,也是對我的人生有著重要影響的良師益友。
 
相關文章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