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舊版回顧 | 王氏網論壇

世界王氏宗親聯誼交流尋根懇親繁榮文化發展商企唯一官方門戶網站

成全民·秦始皇兵馬俑應改名王翦鎮國軍陣

2019-06-14 15:49:26來源:成全民

打印 字號: T|T
   我歷來認為所謂秦始皇兵馬俑其實應該是王翦鎮國軍陣!
   秦始皇兵馬俑博物館應當改名為:王翦鎮國軍陣博物館。
   秦陵考古專家犯了一個常識錯誤,誤導了世人和政府,并且至今閉目不愿更正。
    如果依然罔顧歷史真實,今天不主動糾錯,總有一天后人會嘲笑我們這個時代全體無知而正本清源為其正名。
   我不能說所謂秦俑之父考古專家是有意造錯,但不能理解的是,略有中國歷史常識的人也不應該出此大錯。
 
   其一,秦始皇兵馬俑命名,認定為俑,可真的是俑嗎?我們知道秦朝前期是以活人殉葬的。詩經《黃鳥》就記載了秦穆公時人殉的慘烈。后來改用泥俑、木俑、陶俑等替代人殉,是一大更新進步。但俑都是陪葬品,必須是要伴隨墓主入土的。請問這些陶制軍馬沒入地宮能算是俑嗎?俑字是什么概念需要查小學課本嗎?如果將來秦始皇陵打開發掘出殉葬的真秦俑,該怎么稱呼?現今的是不是欺世盜名的假秦俑?這些兩千年后才埋了兩米多深,項羽當年火燒了棚頂的碳黑痕跡猶存,當時必然是在陵園地面上的設施還用再考古嗎?不能把現今考古發掘挖出來的土坑,公然造假錯認定是當年給秦始皇的陪葬坑。顯而易見,這不是地下陪葬俑,而是地面守陵軍陣。硬說此為俑,實在不懂小學畢業文化程度漢字,大錯特錯了。
 
     其二,秦始皇兵馬俑命名,言兵馬只表明了是單兵獨馬,其實那是一個浩大威武攻防嚴密的軍陣。她是從實戰出發、照實戰列陣的,分為戈矛陣、騎兵陣、弓弩陣等等。包括列陣的規模,也是與遙在秦陵之外的秦直道路面寬窄相匹配的。如果能知道秦軍的體制是以郡縣為軍團構成的,那么最精銳的王翦故鄉頻陽軍團應該是這些陶軍的主體和樣板。甚至由此可看到當年當地男子漢的赳赳容貌身影。如果還能知道秦軍皆由青壯農民組成,通常秋收后農閑遠征預定寒冬最遲第二年春耕前返回,鍋盔饃是隨身系帶的干糧,農用馬匹釘上馬蹄鐵掌成為騎師戰馬,在渭北將軍山練兵其刀戈都比關東六國的鋼刃鋒利長度超出,軍旅抱團出征穩扎穩打變攻為守奇正兼濟,不僅作戰知己知彼還能上下同欲、前后給力、合人心得天時地利等等,就能驚嘆王翦領舉國軍馬百萬對決大兵團作戰的用兵如神,其功德業績戰略戰術無愧中國帥圣!誰都明白,兵馬不組成軍陣是沒有戰斗力的。把大秦軍陣降格說成兵馬,顯然不準確不正確,可謂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其三,秦始皇兵馬俑命名,把主人說成是秦始皇,可真正率領這些軍馬的不是帝王而是以王翦為代表的軍帥。況且,為帝王守陵,自然應是最優秀的軍帥領頭盡職而無須帝王親自出面掛名。哪里有帝王自己給自己守陵的!就是現在的國家元首,有自己給自己當警衛的嗎?這起碼常識還用再辯論嗎?秦始皇泰山刻石記銘以武城候王翦為秦并天下第一功臣,滅六國中王翦與兒子通武侯王賁就滅了五國。陜西富平縣王翦墓周圍,曾埋有六國王子冢以示鎮邪護國。而且在這些陶軍馬出土之地秦俑館旁,就有一個被考古隊不去考古的王翦(崄)村,世代無聲息地保留著王翦與守陵軍陣相關聯的信息。我曾三次訪問王翦村,得知全村都姓王由古至今,因為避諱祖宗王翦尊名取諧音稱王崄村。據村長介紹全村人都自知是王翦后代,以前還有王氏祠堂和先人軸子,和當年王翦軍隊守陵造陶制軍陣有關。這些信息都指證,這支守陵軍馬屬于王翦統帥的滅六國雄師而不應冠名給秦始皇。近代出現了一種很變態的現象,把一切歷史成果都歸功于國王。這就剝奪了真正的具體的歷史創造者。假如讓秦始皇嬴政領兵打仗,能創造出削平亂世天下歸一的戰功嗎?民間世代相傳“王翦滅六國”,史載滅趙滅楚正是王翦解決了最強大的兩個對手。他是中國歷史上最善于指揮大兵團作戰的軍帥典范,理應封為帥圣!王翦征戰一生而善終圓滿,三代為帥傾家報國空前絕后,至今王氏子孫滿天下,可秦始皇的嬴氏四海無一人。為什么王氏被歷史推崇興盛而贏氏被滅絕淘汰了呢?請在歷史老人面前思考誰的人格更偉大、功德更可敬!不要再冷落王翦而熱炒秦始皇統一中國了,沒有王翦就沒有秦始皇稱帝和第一次華夏統一奠定中國版圖。這種長期封建帝王專制下的帝王史觀,以至文革造神需要而極度膨脹扭曲的極左史觀,早就該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回歸本原了。王翦守護祖龍,就是守護自己征戰得來的一統中華,名至實歸,合情合理。
 
     以上三點可知,秦始皇兵馬俑命名,第一錯在沒埋地下殉葬不能稱俑,第二錯在守陵軍陣不能簡單稱兵馬,第三錯在實際首領是王翦不應冠名秦始皇。那么是否可命名為王翦守陵軍陣呢?我認為守陵二字應該換為鎮國二字。因為守陵不如鎮國更確切體現本質。王翦的滅六國大秦雄師,守皇陵只是立足點而已,和王翦墓周圍埋六國王子冢表示鎮邪護國是一個道理,鎮守神州一統的泱泱中華大國才是秦皇陵園設置王翦軍陣真正的最大目標和最高價值所在。
 
     從1974年3月24日臨潼農民打井發現地下陶人頭稱為灶瓦爺,到同年6月27日記者藺安穩在人民日報編印的《情況匯編》上第一次報道《秦始皇陵出土一批秦代武士陶俑》,陶俑的稱呼于此發苗。稱陶土制器不假,但是不是算俑、為啥是陪葬秦始皇俑均無考據就這么個人信口說出了。同年6月30日李先念副總理看到后批示重視引起舉國上下熱議,同年7月5日組成以袁仲一為首的考古隊大規模發掘。考古隊1975年在第一份發掘簡報里繼承肯定藺安穩的陶俑說,并第一次稱呼其為兵馬俑。直觀理由是”人形馬狀的陶俑,叫兵馬俑最形象”。可見只在藺安穩的陶俑稱呼前加上了兵馬二字,根本就沒有對該不該稱為俑考證過。而兵馬俑命名,卻就這么稀里糊涂一錘定音定型了。袁仲一秦俑之父,也于此成立,揚名四海。后來又因是在距離秦始皇陵1.5公里處發現的,全稱就想當然地再加上陵墓主人秦始皇,成為如今響徹全球的秦始皇兵馬俑了。
 
     我從事專業編劇,愛好鉆研歷史,在全國考察創作完成大型上古史詩三部連臺的舞臺劇《黃帝頌》的過程中提出過認知歷史真相的三角考證公式。這就是史書記載、考古發掘和民間流傳三者的交互印證。這三者構成了書上、地下和地上三條考證信息鏈,相互關聯依存,缺一不可。因為任何一方都各有優長也有缺欠,三者交互印證了自能確定歷史真相。史書記載白紙黑字一目了然,是前人傳世的筆墨實錄,但受時代和思想限制未必全部真實無誤。考古發掘真憑實據物證確鑿,可以明白無誤辨認,但受選點和觀點限制未必不出偏差偏見。民間流傳廣博豐富,是古傳至今的信息庫藏,有口頭傳說有山水村莊地名等等,但容易添減變形未必都可靠可信。一個歷史真相,必然會在這三方面各自留有蛛絲馬跡,三角交互求證則可補缺無遺。現代大量的考古業績其實大多是運用三角考證公式求證的結果。比如中國古代夏都城遺址的發現發掘,就是當地王城崗的地名引導引證而成的。但考古界往往只歸功于考古發掘成果,甚至屬于某個人的專利。秦陵考古袁仲一先生必然查閱史書了,但可惜不曾走訪民間收集相關信息。這里也可見要成為考古大師,就應具備像郭沫若那樣,既是考古家也有史學家和文學家的素養。能夠三角立足,方可穩固不倒。單靠考古發掘認證,甚至以此為萬能無誤而自負自滿自以為是,就會出現這種埋頭發掘無視周邊王翦村存在的地面遺存和民間口傳信息,就果然出現了這種命名的重大失誤。
 
    我出生于三秦大地,對故鄉大秦故事尤為關切。曾創作大型歷史劇《大將王翦》、歌曲《大秦兵馬雄風》《中國帥圣王翦》、長詩《拯救將軍山呼吁書》,但對秦始皇兵馬俑命名的質疑四十多年來一直耿耿于懷。曾多次聽秦俑館導游講解,也看過秦俑之父袁先生的考古文章,都明確說秦俑當年是有天棚頂蓋的,那怎么自相矛盾說是地下埋葬的俑呢?好多帝王陵園都有石人石馬,即使后世埋入地下了也依然變不成俑。試想如此威武艷麗的巨型彩陶,不在地面秦皇陵園展示神威當時人能直接用土埋了嗎?有這么腦子進水了的嗎?我追問導游:既然當年沒埋地下叫陪葬俑合適嗎?說今天埋在陪葬坑,這坑是當時有的還是今人考古挖出的?小姑娘笑著環顧左右而言它,似乎心里也明白,但也只能人云亦云將錯就錯了。嗚呼,一錯鑄成容易,要糾錯改正何其難矣!但實事求是有錯就改,卻是我們每個人對歷史和后代負責不容遲疑的態度。
 
 
 
相關文章
老时时彩手机走势图